六毛钱

电影

熬夜短打打睡着了!!!
早上发出来!
激情创作!没啥脑子!原本想叫傻子的!!
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俩太好了!!!!!我疯狂流泪!!!!!!!











说实在的,约尹昉老师出来看电影这个事儿还真是有点难办的。

反正黄景瑜这么觉得。

他琢磨好几天了。你说看个文艺片吧,小黄同志很是有可能就地睡着,最后看出来了,俩人不在一个面上,又没了话题。再说这看动作片吧,打打杀杀的,氛围可不适合谈谈情说说爱了,不好聊也不好撩。可那要是去看爱情片,现在的爱情片子,黄景瑜自个儿都看不下去,也别说人家老艺术家了。

再考虑上现在影院才上映着的就那么几部,尹老师又可爱看电影,就更搞得人愁得很了。

黄景瑜没办法,只好这几天天天唉声叹气。

助理小韩从他面前路过,正听见他“唉”的一声,身子一抖,没夹紧胳肢窝夹着的那光碟,喀嚓东西掉地了。

小韩心里骂他,这人唉唉唉的好几天了,搞得同事们心里都有点慌。小韩不敢在此地久留,正弯腰要捡那碟子呢,黄景瑜眼尖,问小韩:“哪个电影的光碟啊?”

“你丫闭嘴。”

“???”

“不是问电影名儿嘛。”小韩噗噗笑,“叫你丫闭嘴啊。”

黄景瑜转了会儿弯儿终于反应过来,笑着用右胳膊圈住小韩,说:“我看你是一语双关。”

顺便用左手抽出光碟,“这碟我可没收了啊,过几天再看你表现还你!”

小韩在后边说这我自己拿去刻的,珍贵着呢别搞丢了!黄景瑜却迈着长腿走远了。

他心想,这回电影有着落了。

还是喜剧片。还是经典电影。还能约在家里。

哎,快美得冒泡了。

下午黄景瑜给尹昉打电话,他问他:“昉儿,明天晚上来不来我家看个电影?”

尹昉在电话那边“啊?”一声,还没正经说什么呢,黄景瑜这就立刻有点虚,赶紧补说:“小韩自个儿刻的碟子呢!可贵重了,我邀请下你这艺术家欣赏欣赏。”

尹昉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说:“那去啊。”

黄景瑜又乐开了花。

第二天下午黄景瑜提前一会儿回了自己家,稍微打扫了下屋子,又把机子检查了一遍,还对着镜子拾掇了下自己。

晚上六点二十五分,黄景瑜家门铃响起,他有点雀跃地去给开了门,站在门口乖巧地等尹老师进门儿。

尹昉提着一点便利店买的卤藕,进了门对着黄景瑜笑,说,晚上好。

黄景瑜把他拉进家门儿,心想,是挺好。

尹昉是看过这片子的,但也是很久前了,再加上隐约记得以前还挺喜欢这电影的,也就看得津津有味。

黄景瑜放电影之前自己拌了点沙拉,也把卤藕打开放到他俩之间,方便两个人边看边吃。

尹昉边看电影边拿叉子去叉藕,戳了个空,低头一看才发现被吃光了。于是他批评黄景瑜:“都快把腹肌给吃没了晚上还吃那么多!”

黄景瑜说:“我还以为我这是舍己为人怕有人在意形体替艺术家做分担呢!好心当作驴肝肺!”

尹昉嘴皮子不利索,只又说了句“我可没在意”,就又专心看电影了。黄景瑜也随着他再把注意力放到电影上,偶尔再看看艺术家的脸。

电影一个多小时,嘻嘻哈哈笑着过得特别快。作为很合格的喜剧片,尹昉就是看过一次也还是不断被逗笑。

他俩看着最后屏幕上滚动的演职人员表,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懒懒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电影里的情节,尹昉很放松,脸上的笑没断过。

黄景瑜有那么点心里胀胀的感觉,像心脏吃多了东西似的。他碰了碰还在笑着的人的手,问:“你快乐吗?”

尹昉有点懵,这算个什么问题。但他还是说,“快乐啊。”

黄景瑜便笑了。带着一点羞涩、带着一点满足地笑着。

他慢悠悠地唱:“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只要昉儿跟着我一起唱……哎你怎么不唱啊?”

大六岁先生现在才有那么点年长者的稳重的样子,只是笑着看他,没跟他疯。尹昉说他,“黄景瑜你像个傻子。”

被骂了的人心里美滋滋的,心想,可不是嘛。

你说啥就是啥。



评论(4)
热度(70)

© 六毛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