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毛钱


*ABO设定 但关系不大
*OOC有 文笔渣 废话多
*不开车


    鹤丸看着三日月那夹于指间的温暖光芒,忍不住放纵自己沉浸在这此刻的烟雾的温柔中。
    无法自拔。


    冬天的夜似乎永远来得过早,这直接导致本就没有时间观念的鹤丸完全丧失了对确切时间的估计能力。而此时,在他站在酒店门口近半小时后,鹤丸忍不住给三日月打了通电话,在接通的一瞬间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喂,你在哪里?」
    三日月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说出令鹤丸讨厌的话:「哈哈,是又提前到了吧。鹤丸还真是很喜欢我呢,迫不及待地想要与我见面吧。」
    喂喂,这样的调笑,不该出现在他们之间吧?
    算了,这样说也有些意思,算是一种「惊吓」吧。
    鹤丸在翻了一圈白眼后不耐地催促道:「快点吧,如果我冷死的话,虽然是很惊吓,但损失可就大了啊。」
    听到三日月带着笑意的「是是」的时候,鹤丸才开始后知后觉地脸上发烫。匆忙按掉电话后才在心里说服着自己:
    不是想要提前见他才早到,并且也不是故意站在外边给自己一个催促他的理由啊。

    在关于三日月的事情上这样无力地催眠自己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此刻鹤丸更是在心底清楚地知道了:鹤丸喜欢三日月。
    然而这又使他生出一种悲凉之感。
    所有的一切只能怪这个冬天,和上一个冬天。

    鹤丸与三日月的「这种」关系,是从去年的冬天开始的。
    作为OMEGA的鹤丸与作为ALPHA的三日月为了应付彼此的性欲而搭伙了。简单地说,就是成为了固定炮友。
    他们会在彼此需要的时候约定好,来到这家酒店,总是在固定的几个房间里徘徊,解决彼此的生理需求。

    通过近一年的相处,鹤丸对三日月的了解仍然少得可怜,却也知道了他并不是三日月的第一个炮友。——不过是现阶段的唯一一个就是了。
    但三日月却是鹤丸的第一任。
    鹤丸想想,觉得也是啊,三日月已经是社会人士了。而他自己,只不过是个大学里的普通学生。这之间的差距,好像还是蛮大的啊。
    一年前的鹤丸并不在意这些问题。
    可是一年后的鹤丸呢?
    已经沦陷于三日月的温柔与沉稳的鹤丸呢?

    「唷。」
    温暖的手搭在肩上的时候并没有让鹤丸吓一跳,只是有些无奈地回过头来,「老年人的把戏都这么无趣的吗?」
    三日月倒是只爽朗地笑着,将鹤丸从冰冷的台阶上拉起来,然后便松开手,做出绅士的样子请鹤丸进入酒店,自己则跟随在他后边。前台的小狐丸看到三日月便摸出一张门卡扔给他 ,十分熟悉的样子。
    「房间是?」
    在踏入电梯的同时,鹤丸这样问了。
    「4019。」
    嗯,按下四楼。
    鹤丸对于这样的相处模式已经算得上是熟能生巧了。
    接下来的几个步骤应该是进入房间,做清洁工作,极致的欢愉,以及在三日月的烟雾中沉默。
    当鹤丸沉浮在欲望的海中时,他想,看吧,果然没错。

    三日月的技术相当好,或许这也是他的一种本能吧。就像他们的身体十分契合,但那似乎也只是ALPHA与OMEGA之间的一种本能一样。
    三日月从来不会对鹤丸进行标记,对于生殖道的存在也是完全不顾。从这方面说倒像个绅士了。
    鹤丸在两人炙热的吐息与黏膩的汗水中慢慢地理着两人的关系,由此感受到了莫大的哀伤。
    为什么会有「本能」的存在呢?
    是「本能」指引他们相遇,同样是「本能」,让他与三日月,停在这里。

    事后的疲惫让鹤丸把自己窝在被子里,裹成一个温暖的球。然后他盯着宾馆暗色的墙纸,在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的包围下,感到了寒冷。
    三日月还在抽烟,清淡的烟草气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鹤丸恍惚地想,三日月第一次抽烟的时候,他还很不习惯呢,现在却已经对这样的味道产出安心感。真的是相当无常的感觉啊。
    所以是说明他们已经做了多少次了啊。
    但是鹤丸又忍不住继续想下去,做了多少次,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被这样的烟的味道迷惑了,陷入泥沼一样的恋爱,可是心与心的距离却还是像陌生人一样远。
    这样的事实和昏暗的房间,甚至还有身后隐秘的疼痛一起欺负着鹤丸,让他喘不过气来,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

    「嗯?怎么哭了?」
    三日月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回过头来,说出来的关心的话语里并没有「心」的存在。
    鹤丸有些委屈地看着他,感觉这个男人的一切都是冷的,只有那烟,还有着令人眷恋的温度。
    「真的是个小朋友呢。」
    三日月笑着吐出一口烟。此时香烟的气息几乎已经盖过房间里残留的情欲味道。
    似乎以往的这样的时刻,鹤丸都会忍不住地想成为他正在品味的那支烟,也会想问他到底有没有标记他。
    而这次,鹤丸真的这样问了:

    「……你标记我了吗?」

    「嗯?」三日月似乎对于他会问出这个问题有些意外,「没有哦。哈哈,不如说,你自己都感觉不到吗?」
    鹤丸为了防止眼泪掉下来,只能把手从温暖的被窝中抽离出来,轻轻地盖在湿润的金色眼眸上,喃喃自语着:「或许真的感觉不到……」
    书上不是说标记后AO之间会产生依恋心吗?既然没有标记,那这份苦涩的感情又是从何而来呢?

    在三日月这个ALPHA与鹤丸这个OMEGA之间,有的只是本能,没有爱啊。

    「呐,三日月,」

    ——断绝这种关系吧。


-END-

写得乱七八糟的一篇文 码出来后让我自己先有点失望的感觉 因为本来设定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的 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挺失落的
鹤丸的设定本来是 有一点浪子的感觉吧 就是那种有欲望就会遵从欲望的随心的人 三日月 不能说渣吧?只是不喜欢罢了 实际上是很冷漠呀 我写这个ABO设定好像只是为了突出“本能”的意义 再也没什么了
说到设定 啊 是说…为什么ABO这种黄暴而甜而专情的设定我写了个BE?!(;д;)
如果有人看的话 欢迎捉虫和批评~

评论(6)
热度(26)

© 六毛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