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毛钱

赠予你的珍宝 ·上

*OOC我的锅 当然是我的
*现代paro
写得很艰难…啊
 
  
  
  
        呜哇——

        鹤丸在将下期杂志的样刊来回翻了几遍后,忍不住在心里发出这样一声悲叹。

        这次的封面人物是三日月宗近。作为最近凭借帅气的外表火起来的男模特,三日月确实十分适合杂志社为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做的特别专访。封面上的他靠着皮质椅子,两条被牛仔裤包裹着的长腿随意交叠,手上的粉色玫瑰遮住了小半张精致的脸蛋,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露出的眼睛却泄露了温柔宠溺的笑意。

        这样的人确实能够让万千少女为他疯狂,此次活动的摄影师鹤丸当然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不说别的,单是那双仿佛淬有星辰的眸子就够吸引人了。

        可是……旁边的那加粗大字“大众情人”是什么啊?!还有这恶俗的排版!现在真的是二十一世纪了吗,他差点以为拿到的是八十年代的娱乐小报呢!

        鹤丸在刚看到的一瞬间简直怀疑自己进了假的杂志社,拿到了假的新刊样本……差点以为这世界只有三日月的颜是真实的了。

        对了,还有自己的拍照技术。

#

        鹤丸刚从怀疑人生的峡谷里走出来,旁边的编辑就兴奋地聒噪起来:“呐,鹤丸先生也觉得很棒吧?我们这群编辑刚把样刊拿到手的时候也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呢!啊——三日月君真的是太帅了!”

        鹤丸的脑袋在此时显得十分没用,因为除了尴尬二字它挤不出其他任何,这直接导致嘴巴只能带着僵硬的弧度发出“啊哈哈”的干涩声音。

        编辑倒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滔滔不绝着:“三日月君现在就是我的梦中情人,每天不看到他的颜就觉得浑身难受啊!要不是年龄差距有点大,我还真是好想追求他啊!不过这么棒的男孩子竟然没有女朋友真是让人吃惊到不行,而且他还很洁身自好!哦对了,性格也超级棒!当时采访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很多问题,三日月君都超有耐心地一一回答了,真是超绅士!……”

        鹤丸瞅着编辑换气的空挡,以尽量快的语速说完一句话。

        “嗯……我昨天还剩了几张照片没处理,就先走咯!玲子酱拜拜!”

        不知道陷入疯狂的女人还能继续拉着自己讨论多久,鹤丸扯着蹩脚的谎言一溜烟逃走,只剩下编辑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站在原地。

#

        鹤丸走着走着倒是直接坐电梯出了公司,似乎是受到新鲜空气的诱惑,他站在公司大门口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感觉被尴尬淹没的大脑终于随着身体舒展开来。下午四点钟,冬末的太阳十分温暖,让他有点想做一只爱晒太阳的猫。

        “下午好。不过,鹤丸先生是在做操……?”

        鹤丸懒洋洋地撩起眼皮,看着来人笑了出来。

        “下午好啊,三日月!”

#

        “喏,请你。”

        “谢谢。”

        三日月看着手中的牛奶原本还想是不是有被对方当做小孩子看待,转头却见鹤丸已经熟练地将吸管插入纸盒中品尝起来。

        ……是这人自己没长大吧?

        他这么想着,忍不住对着鹤丸露出了笑容。

        鹤丸倒是被他盯得感觉浑身奇怪,咬着吸管问三日月:“怎么了吗?我脸上有什么?啊,还是说你不喜欢喝牛奶?”白色的塑料在牙齿的作用下变瘪,留下一道明显的折痕。压在上边的是淡色的嘴唇,此时带着疑惑的弧度。

        三日月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也取出吸管扎进去,“没有,喜欢喝。”

        “是嘛,那就好。我请人都是照我自己的口味来啦。”鹤丸也盯着他的脸看,忽的笑出来。“那你干嘛看着我嘛!你这张脸才是好看到不行。整个编辑部都快被你圈粉了。”

        “嗯?那鹤丸先生也成为我的fans了吗?”

        “怎么可能啊。”鹤丸嘻嘻笑着,“我是摄影师,不算编辑部吧!”

        二月份的天似乎受了冻,露着灰白的颜色。在一阵笑闹后,沉默与寒冷一起包裹住了两人。

#

        鹤丸其实是比较怕冷的一类人。之前逃出公司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外套都没穿,这时候鹤丸已经冷到牙齿打颤。

        倒是没有回去的想法。

        像这样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情况实属少见。模特与摄影师之间的相处多数是在摄影棚中,一方穿着光鲜漂亮的当季新品,一方戴着鸭舌帽透过镜头捕捉每一个好看的动作与表情。

        像这样,像现在这样的,太少了,要好好珍惜。

        鹤丸这么想着,眼睛扫过了三日月休闲舒适的私服,脖子上的黑色围巾以及他冻得发红的鼻头。

        他看得毫无顾忌,目光纯粹而直接。鹤丸并不会为自己的胆大感到羞赧,因为他笃定,不会被发现的。

        不是此时的目光,而是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心情。

        他想,笨蛋,说出来一定会吓到你。

        我早就被你圈粉了。

#

        作为摄影师的鹤丸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能发现三日月的光彩,透过一个镜头的过滤与沉淀,那种美纯粹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鹤丸自认为不是所谓的颜控,却在名为三日月的迷宫中丢失了方向。有时候他也会想,这样肤浅的喜欢是无法持续长久的,但越是和三日月这个人接触,就越是能发现,这家伙的迷人之处不只是脸蛋与身形。鹤丸渐渐地,渐渐地又喜欢上了这家伙的礼貌,简单,还有莫名其妙的老年风范,甚至是有时候带着无害表情说出来的荤段子。

        盲目的喜欢,不讲道理的喜欢。

        这是没有结果的暗恋,对方年龄比自己小,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职业的差距,最重要的是,对方与自己都是男人。这些都早就预示着这场暗恋的无果。

        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鹤丸才没有畏惧。

        就像现在这样,无所畏惧地看着三日月,也算是满足了。

#

        这场明目张胆的偷窥最终结束在手机铃声中,鹤丸在看到来电显示上的“玲子小姐”时很是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到底要不要接,毕竟心里对于女人兴奋的样子还有些残留的恐惧。

        反复告诉自己“不可能专程打电话来谈偶像”之后鹤丸终于接通了电话,手机里传来编辑有点无奈的声音。

        “我知道我谈起三日月君是有些聒噪啦,但是鹤丸你也跑得太快了吧?美和快要来了哦,你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忘了吧?”

        鹤丸不由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答应道:“刚才想起来了……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之后鹤丸将手里的空牛奶盒子扔到旁边的垃圾箱里,站在那向三日月挥了挥手,一脸惋惜地向他道别:“真是可惜啊,休息的时间没有了。我要回去了哦。”

        “三日月不也是路过的嘛,快点去做你的事吧。”

        三日月对此做出回应,只是简单地挥了挥手,并将牛奶一口气吸完。

        被抽走空气的牛奶盒子变成干瘪的样子,一如鹤丸此时的心情。

#

        刚踏出返回公司的步伐,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来。鹤丸看着今天频频出现的“玲子小姐”真是无奈到了极点。

        “还有什么事吗?”

        女性的声音以波的形式传来:“去花店买几枝花回来,要不同种类的哦。”

        “哈?”鹤丸对此感到疑惑不已,“下期要拍什么主题啊?”

        “春天啊!都要三月份了!”

        “我还以为又要出一期情人节呢。或者是玲子酱想让我给你送?”

        编辑对鹤丸这调笑的腔调早已习惯,此时也只有对这家伙长不大的无奈与好笑积在心里,再没了脸红心跳的悸动。

        “你是笨蛋吗!花什么的我还需要你来给我送吗?就是送我也不会收的!”

        “哈哈哈哈,怎么这么说啊。要是有人给我送花追求我的话,我可是会毫不犹豫地同意的。”

        “好好好,”编辑在办公室里咬牙切齿,“快点去啦!再磨蹭下去美和可是真要到了!”

        鹤丸对于捉弄人实在是有这无法退却的热情,这样的打闹令他心情大好。他像个小孩子一般边说着“那一会儿见咯”边在原地轻快地转了个圈,这才发现三日月仍在原地一步未动。

        他看着两人之间并不算远的一段距离,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才走出了这么几步。怪不得玲子会着急。这么想着,鹤丸再次笑着向不远处的三日月挥了挥手,喊出了“拜拜”。

        三日月的围巾被干燥的风吹动,虽然遮住了小半张脸,却仍能轻易看出他在笑。围巾掩盖了的嘴唇似乎发出“再见”的声音,但没等鹤丸仔细去辨认,就也被这阵不大的风吹散在了冬末的阳光中。

        啊。

        鹤丸走在去往花香之处的道路上,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刚才的表情,很像杂志上的那张照片呢。”

        “……哈哈,大众情人。”

        他说着,把自己逗笑了。

#

        鹤丸所在的杂志社的这本月刊是在每月十号发行的,因此,这次的情人节主题沐浴的是情人节前紧张甜蜜的氛围。虽然没在当天发售,这一期倒还是卖得前所未有的好,并且销量在情人节这天又冲上了一个小高峰。

        杂志卖得好当然使人高兴,不过鹤丸有时候真的对时尚这类东西感到不解。这期杂志从封面到内容都能让他十分完美的回想起小时候记满了明星绯闻和偷拍的娱乐小报,当时他倒是蛮喜欢这些报纸的,可以用来包着红薯烤。

        所以现在人们都开始怀念当时的烤红薯气味了?还是这是一种名为复古风的潮流?

        每当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鹤丸总可以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待在这家全国知名的时尚杂志社却只能作为一名摄影师而不能进攻编辑部的原因。

        不过这个问题没有困扰他很久,因为快要下班的时候,更困扰他的事情出现了。

        他有一份快递。

        那是一捧娇艳欲滴的花,粉色玫瑰花。

        像是有人真心的告白,却更像是朋友间的恶劣玩笑。但说实话,鹤丸自己虽然不很正经,身边的好友却是很老实的,不怎么像会开出这种玩笑的家伙。

        “哎呀,惊吓……”他看着花,有些苦恼,“喜欢吓人的明明是我,却被人恶作剧了?”

        脑海中闪出几个好友的名字,又被迅速否认掉。接下来他开始回忆那些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的样子,却也没什么结果。这些人都不太可能。

        几乎排除了所有人后,鹤丸的心里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名字,却不敢去细想。

        是,三日月。

        他的内心始终想接近这一可能性,理智却说:不可以,不可以去想。想了就会有希望,但这场爱恋是注定无果的。

        在寒风中的思考并没有让头脑冷静,倒是有了越变越乱的趋势。虽然已经可以猜到杂志社里众人好奇而八卦的样子,但也不能一直在外边站着。

        给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后,鹤丸揉揉头发,认命地走进大楼。

#

        之后在鹤丸拿着花束走进杂志社的一路上,从保洁人员到上司主编等各种各样的人投来了各种各样的目光。这些眼睛似乎变成了学生时代的一篇篇阅读理解,他从他们眼中解读出“有好戏看了”“年轻人真浪漫啊”“超想八卦”等种种意思。

        这条路的尴尬在编辑玲子的大笑声中达到顶峰,鹤丸还不得不在心里苦哈哈地安慰自己,根据这次尴尬的变化趋势绘成的图像来看,前半段已经表明它是一个有最高点的二次函数图像,接下来就该走下坡路了。

        “鹤丸,不是吧,这是你要给我送的?还是说是你的追求者啊?哈哈哈哈,超浪漫的!”

        编辑一边笑着抹泪,一边说:“大家经常会说呢,说什么灵什么的,果然是真的啊。这下子你该有女朋友了吧?”

        “啊——是了,是了。下班了,我要走了哦。”鹤丸敷衍地应着,简单地收拾了东西,踩着分针刚到的那一瞬间逃出杂志社。

        身后玲子的声音传来:“喂!干嘛要逃跑啊!赶着去约会吗!”

        “就是要去约会啦!”

        把这句话大声吼出来后,鹤丸翻了个白眼,小声补充了一句:

        “才怪。”

评论(2)
热度(44)

© 六毛钱 | Powered by LOFTER